以動物為鏡- 二分法切開理性與感性

[

久久沒看動物倫理相關書籍了

偶然在FB看到就跟學校圖書館推薦這本書

這本書是台大外文系教授- 黃宗慧老師將她在通識課的授課內容寫成,探討幾篇跟動物倫理相關的書籍和電影,但這些作品本意不一定都是為了動物而寫。

這篇網誌我想藉由這本書來聊聊讀後的感想以及活到現在對於我們與動物間的關係的想法。

我們與動物有甚麼不一樣?這個問題看起來好像很顯而易見

光是外表、生理結構、智商、行為等等不勝枚舉多倒數不清的不一樣

但回頭想這些事情是不是因為我們只站在人類較優越的想法來比較

他們也與我們也有很多相似之處,被討論很多的是是否具有情感及感知痛苦

這些也是這本書的書名- 以動物為鏡,命名的理由了,人到底是甚麼? 我們為甚麼是人?

我們正在面對一面需要很努力才能擦拭乾淨的鏡子,也意旨我們需要了解人有動物性的一面,而動物也有人性化的一面。

推動動物保護的困境:

只要有人為動物發聲的時候,勢必也會被被譏笑為率獸食人,與人相關的議題都處理不完了,哪有心力在顧及到動物。

大多的動保議題也真的是跟人類的利益相衝突的,像是狗肉、各種肉、實驗動物等,只要去顧及到動物的權益,勢必會對人類的發展受損。

本書提到一些面對直球的議題,一個務農家庭的小孩殺光了農田的蝴蝶,老師卻指責她不可以殺害蝴蝶,但蝴蝶對於農作物來說是害蟲,這個情境下,蝴蝶與農作物勢必有方

就得要被犧牲,真的只能如此嗎?

只要有人質疑對對待實驗動物方式時,就會被扣上「妨礙科學/醫學」的大帽子,並被反嗆:你生病時就不要給我吃藥啊。實驗動物對動保領域就像個黑暗大陸,是觸碰不得的地方,老實說現在的自己也對實驗動物的想法並未有個完整的理念,但至少自己還算個圈內人,也明白要優化實驗動物的動物福利絕對是可以做到的,只在於這些是實驗操作者想不想而已,並非是個完全觸碰不得的領域。

對於經濟動物 (牛羊豬雞鴨哦…)中更是被認為完全牴觸人類利益,如果不食用這些以動物生產提供的糧食,人類將無法生存下去,退一步來講如果提昇動物福利又會造成成本提高。

這一切好像讓我們走進了只能如此對待動物的死胡同中…

只要提到動保就會被diss:

先聊動物保護人士的自我懷疑,如果關心物種有順序之別、如果不能平等地對待所有的生命,是否就犯了雙重標準、邏輯不一的毛病

若以邏輯不一致、活著就不可能不殺生,那我們所做的不是更多得哲學辯論,而是一種更誠實地面對自我的態度。

利益衝突下,犧牲動物是逼不得已的,但真的是如此嗎?

善待動物就會與人類利益有所衝突嗎? 簡單來講,若是我們將社會的資源優化分配的比例,減少浪費的資源,那麼投入友善動物就會是可行的。

虐待狗貓的人被嚴厲譴責的同時也會有另一群人出來嘲諷這些抗議人士是狗寶、貓寶,相信這些人中也有些人是關注其他動保議題,但多數的人是不是只是將他們冠上可愛動物主義者?

換句話說,質疑者未必真的關心任何其他動物,只是認定台灣是貓狗權高漲之地,所以若要要求嚴懲虐貓狗者,必然是溺愛貓狗的人基於仇恨所出的訴求。

另一個方面,肉食既然涉及剝奪動物的生命,進行的過程中必然可能有各種虐待出現,而這也是為何國內的動保團體,近來來一直推動廢除母豬狹欄、取消豬隻活體拍賣等友善農業訴求的原因。

但如果將不同的虐待都同質化,牽扯在一起討論,每次有虐貓狗事件,就又會diss你難道不吃動物嗎,不但無助於改善任何受虐動物的處境,而且等於選擇對眼前發生的虐待動物事件噤聲。等同於站在虐待動物者這裡,變成了只要有虐待過動物那麼誰都沒有資格指責他。

不管是把殘暴的動物虐待事件比擬為人類的肉食行為,還是用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論調來合理化,都會轉移事件的焦點,也等同於默認施虐者的卸責有理。

以人性化的動物反映動物的立場:

書中以幾部電影來以動物反映人的行為,米老鼠以欺負其他角色為樂,而我們在觀看的當下卻覺得十分好笑,是否是代表我們也都是嘲笑受害者、以受害者的痛苦為樂,只這樣說可能太言過其實,但引入實際的動物娛樂事件,鬥牛、鬥雞、馬戲團和觀光農場的表演動物們,動物在當下和生活中是處於緊迫、痛苦的,我們卻觀看的當下卻認為是開心的事情。

馬達加斯加裡面的愛力獅與他的朋友們在動物園裡,愛力獅非常樂於表演給人類,也很願意待在動物園裡面,這部電影就營造出動物也可能在動物園生活得很快樂,動物本身可能也很想表演給人類觀看。

與現實也呈現反差,若是問一位動保人士,動物園是否該存在,很可能答案是否定的,動物園不過是為了人類的私慾及娛樂而誕生,動物被迫在狹小的空間活,完全不符合動物福祉的要求。然而這些質疑要全盤否定動物園的存在似乎又是個過於篤定的結論。

有個論點提及,相較於動物在動物園中,他們能夠避免在野外的存活的壓力,死在人類手上比死在野生動物口中較不痛苦。

還有段提到,白熊與人造場景形成詭譎的視覺組合,這也象徵當前人類與自然生態間的關係。

納斯邦提出的主張是,如果我們承認讓生命盡量活出本性(flourish)、以其應有的方式運作,是 件符合正義、具有道德意義的好事,那麼也可以推廣到動物身上。

還有許多廣告將有意無意間將肉食動物刻畫成可愛、溫馴的,像是賣玉米片的湯尼虎。

牽扯不清的二元論:

讀了這本書後另一個深刻的感受是,只要談論到要友善、保護動物,也會遠離理性,就會被描繪成感性、多愁善感、情緒化的動物愛好者。其實並不是會去喜愛動物甚至溺愛狗貓的人才會去保護動物,要提到我自己對於動物的感受,我會說完全稱不上是愛動物,更貼切的應該是尊重動物也有他們的基本權利。

若只將動保停留在理性或感性,那問題也將永遠無法得到解答與共識,各種議題都存在光譜與灰色地帶。如同女權議題也是,若只討論性別的流動性,卻不考慮人性與動物性的流動性、以及文化與自然之間的種種曖昧,那就會與理性與感性的動物研究者一樣,面對二元價值對立的問題時,缺乏足夠的警覺,而是要盡量避免二元對立論。

結語:

我們要討論的不是是否該友善動物,而是要友善動物到甚麼程度是目前我們可以做到的。既然這些動物都難逃一死,那在他們活著的時候對他們好友什麼意義嗎? 當然有意義,而且很重要,我們做這些努力,才有可能去思考對他者倫理的責任。

如果我們完全不去想這些議題,那我們也像是對受虐、被剝奪基本權利的動物們噤聲、置之不理,那我們真的是人類嗎?或是動物化的人。

相關連結:

博客來-以動物為鏡:12堂人與動物關係的生命思辨課

《以動物為鏡》:12堂人與動物關係的生命思辨課